差别

这里会显示出您选择的修订版和当前版本之间的差别。

到此差别页面的链接

两侧同时换到之前的修订记录 前一修订版
东方同人历史 [2020/07/24 01:53]
Fenking佛龛
东方同人历史 [2020/07/24 01:57] (当前版本)
Fenking佛龛
行 109: 行 109:
 ---- ----
 <hidden> <hidden>
-东方在对于国内东方社群,或者就是东方同人社群,大概就是爱好者从深受影响而同人创作,进而走 +东方在对于国内东方社群,或者就是东方同人社群,大概就是爱好者从深受影响而同人创作,进而走进专业化,原创化,最后创造新的project,成为领域的或东或西某一角。不论是从同人音乐走向专业电音领域的haku,还是从同人画手走向制作人,新的project人的海猫氢弹库,更或者早已在各个领域扎根的各路神仙,国内的东方社群虽然早就断代了,在渔场死后,在小镇死后,但是某些时代的终点就是某些时代的起点,宛如一所大学,终将毕业之人最后携手或者不约而同成立新的时代,逝去的中国东方同人史一直在诉说这一轮回,不同于贴吧开始的新东方社群。这些话在多年前就深根蒂固于心,乃至一直是我作为东方同人史爱好者砥砺前行的唯一动力--回到过去,追忆过去,透彻过去,【历史可以被遗忘,但不能被遗失。】【中国东方同人史就是从引导一拨人,从同人走向专业,走向毕业,走向新的project。】没有被展示出来的后句,我甚至不敢在任何地方明示。 
-进专业化,原创化,最后创造新的project,成为领域的或东或西某一角。不论是从同人音乐走向专业 +不过同样的话已经被说过了,现在再高呼出来,也不过是巧妙的蹭罢了。就像看到论文出版而痛悔不已的科学家,自己做过的一切仿佛都是尘埃,自己接下来做的一切仿佛都是追随。我曾在好几年前就对【想法】的保护烦恼许久--世界的残酷容不下共同的荣誉,时间的存在更是让每个随着时间跳动的生命对它致以崇高的敬意,先与后是绝对的,不容打破,不能打破,只能在懊悔中为自己感到羞愧。然而像这样写文章去发泄自己,终究不过是在暗地里为自己的嫉妒发生,往如在病床上看着电视里的范马父子,大喊【这我也做得到呀!】的杰克范马一样。 
-电音领域的haku,还是从同人画手走向制作人,新的project人的海猫氢弹库,更或者早已在各个领域 + 
-扎根的各路神仙,国内的东方社群虽然早就断代了,在渔场死后,在小镇死后,但是某些时代的终点 +终究还是早了半年。而这半年是我没有接触它的半年,这半年的结束也一如平常,在现在结束的一瞬间,它就追上了你。 
-就是某些时代的起点,宛如一所大学,终将毕业之人最后携手或者不约而同成立新的时代,逝去的 +从今往后,我似乎也失去了在这一领域探索的义务,失去了一切的动力。自讨苦吃,接下来的每一步看似在证明,其实在挽救,在诡辩,在狡辩。
-中国东方同人史一直在诉说这一轮回,不同于贴吧开始的新东方社群。这些话在多年前就深根蒂固于 +
-心,乃至一直是我作为东方同人史爱好者砥砺前行的唯一动力--回到过去,追忆过去,透彻过去, +
-【历史可以被遗忘,但不能被遗失。】【中国东方同人史就是从引导一拨人,从同人走向专业,走向 +
-毕业,走向新的project。】没有被展示出来的后句,我甚至不敢在任何地方明示。 +
-不过同样的话已经被说过了,现在再高呼出来,也不过是巧妙的蹭罢了。就像看到论文出版而痛悔不 +
-已的科学家,自己做过的一切仿佛都是尘埃,自己接下来做的一切仿佛都是追随。我曾在好几年前就 +
-对【想法】的保护烦恼许久--世界的残酷容不下共同的荣誉,时间的存在更是让每个随着时间跳动的 +
-生命对它致以崇高的敬意,先与后是绝对的,不容打破,不能打破,只能在懊悔中为自己感到羞愧。 +
-然而像这样写文章去发泄自己,终究不过是在暗地里为自己的嫉妒发生,往如在病床上看着电视里的 +
-范马父子,大喊【这我也做得到呀!】的杰克范马一样。 +
-终究还是早了半年。而这半年是我没有接触它的半年,这半年的结束也一如平常,在现在结束的一瞬 +
-间,它就追上了你。 +
-从今往后,我似乎也失去了在这一领域探索的义务,失去了一切的动力。自讨苦吃,接下来的每一步 +
-看似在证明,其实在挽救,在诡辩,在狡辩。+
 暂时确实不知道该怎么做。 暂时确实不知道该怎么做。
-看着对方的文章,感觉自己也是这么想的,但为什么你会说出来而我没有找到说出来的机会。 + 
-但仔细想想自己仿佛又不是这样想的,对自己的本心产生了疑惑,一篇文章竟让我如此动摇。 +看着对方的文章,感觉自己也是这么想的,但为什么你会说出来而我没有找到说出来的机会。但仔细想想自己仿佛又不是这样想的,对自己的本心产生了疑惑,一篇文章竟让我如此动摇。仿佛中国东方同人史的研究,早已成为自己最后的遮羞布,需要完成的却没有完成。仔细想想所处的环境,说不定环境确实早就了这样的我--缺少交流,缺少实感,往如在新东方上培训课的竞职者,失去了所有爱好的土壤。
-仿佛中国东方同人史的研究,早已成为自己最后的遮羞布,需要完成的却没有完成。 +
-仔细想想所处的环境,说不定环境确实早就了这样的我--缺少交流,缺少实感,往如在新东方上培训 +
-课的竞职者,失去了所有爱好的土壤。+
 仿佛一直在说日本是宅的圣地,也是东方爱好者的圣地,是东方的土壤。我为何对这片土地毫无发觉 仿佛一直在说日本是宅的圣地,也是东方爱好者的圣地,是东方的土壤。我为何对这片土地毫无发觉
-,毫无触觉呢盈月纪年和境界生命物语在交付到zun手上的那一瞬间,对我而言zun不过是zun而已, +,毫无触觉呢盈月纪年和境界生命物语在交付完成到zun先生手上的那一瞬间开始,对我而言zun先生不过是zun而已,在我心中它仿佛将来不会对我而言所爱着的东方产生任何价值,其实自己爱着的东方也并不一定是zun先生自己创造的价值。时代,人群,年岁,机遇,信息,身份,是多元的遭遇创造了早期的中国东方同人圈(社群),而又是这多元的每一层每一丝的紊乱错综,一步步让它走向自我灭亡。我总会在最后发现我到底想说什么。我不想谈东方爱好者,但我必须谈。那个时代的东方爱好者可能并不存在什么转型,他不论之后去做什么,不做什么,他都永远剥不掉身上【早期东方同人圈一员】这样的标签,这个标签也在无时无刻不影响这个人。也许算一种“因果”,但我希望这层神秘的面纱不会脱落。
-在我心中它仿佛不会对我而言所爱着的东方产生任何价值,其实自己爱着的东方也并不一定是zun先生 +
-自己创造的价值。时代,人群,年岁,机遇,信息,身份,是多元的遭遇创造了早期的中国东方同人 +
-圈(社群),而又是这多元的每一层每一丝的紊乱错综,一步步让它走向自我灭亡。我总会在最后发 +
-现我到底想说什么。我不想谈东方爱好者,但我必须谈。那个时代的东方爱好者可能并不存在什么转 +
-型,他不论之后去做什么,不做什么,他都永远剥不掉身上【早期东方同人圈一员】这样的标签,这个 +
-标签也在无时无刻不影响这个人。也许算一种“因果”,但我希望这层神秘的面纱不会脱落。+
 我不想当追随者,但也不得不当。 我不想当追随者,但也不得不当。
 2020.7.23 2020.7.23